林怀民:艺术不是立正广场艺术消除当代人隔膜

文化视点 发布时间:2010-09-07 12:58:16 来源:学历史网 浏览:
内容导读:林怀民率领的云门舞集,将带着《白蛇传》《水月》选段、《狂草》选段、《行草…

林怀民率领的云门舞集,将带着《白蛇传》《水月》选段、《狂草》选段、《行草贰》选段等,把万人户外观看舞剧的形式带到杭州西湖边。两场云门舞集公演,每个晚上一万人的观众席地而坐观赏,让演出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单纯欣赏舞蹈艺术。演出前,林怀民看着一片翠绿的柳浪闻莺大草坪,镜片后射出陶醉的目光。 “这片风景,再也找不到第二处,尤其是对《白蛇传》而言! ”

是什么,让早已为世界公认的著名现代舞团、进入过所有国际顶尖剧院的云门舞集,热衷于山山水水或城市广场上的一次次亮相?作为代言人的舞蹈大师林怀民,就在西湖边跟记者打开了话匣子。

舞蹈需要到民间去

问:什么时候开始有到户外演出的想法?

林:上世纪70年代,“云门”刚刚风生水起的时候。那时两岸还没有沟通,我偷偷想办法看《人民画报》,被大陆年轻人接受医疗训练后,到交通不便的乡间当赤脚医生的故事而打动。我想,舞蹈艺术不仅上得了殿堂和舞台,它同样也应该到民间去。上世纪80年代,我们在台湾就先去了校园。那时候户外演出的条件很简陋,舞台都铺不平,下雨时得支起雨篷。可是,观众对我们非常好。他们送来食物饮料,塞零用钱给演员。那些不了解舞蹈的民众心疼地对演员说:“你们怎么可以这么瘦? ”有了这种情感互动的基础,到上世纪90年代初,我们得到外界的支持多了,就变成大型的户外公演了。 1996年,在台湾的第一场大型户外公演在台北举行,首次启用当时世界最先进的美国“汤姆猫”铝合金舞台结构体搭台,整个舞台成了一个歌剧院的规模,从灯光、幕布到道具、服装,所有东西与室内都不差分毫。那以后,我们的户外公演从2、3万观众起做到5、6万人。规模最大的那次有10万人!

问:那么多不同的人在一起,他们能够看得懂云门的舞吗?

林:1996年起我们就在各个城乡一台接一台地做演出。由于都是各个艺术节或演出方出资支持,门票都是免费,连路边的卖瓜老人都知道了“云门”。有很多观众从田头、工厂聚拢过来,他们中很多人一辈子都没到剧院去过,但就是在这一个晚上,看到一个舞台上不用说话的表演,看得入神了。他们非常喜欢,也很安静,他们只凭感觉去触碰还毫无所知的舞蹈。我觉得,舞蹈艺术不是用来说什么,它只需要去感觉和感知;没有看得懂看不懂,只是释放快乐、期待与情感。我觉得,没有不好的观众,只有不好的演出。

广场艺术消除当代人隔膜

问:户外观赏比起剧院欣赏有什么特别的意义?

林:我认为最重要的,是“大家在一起”。每次户外演出,我都会看到这样的场景:有的是一家几口或老少三代,他们带了席子、晚餐、风筝和狗来了,在广场或者草坪上自在地玩耍到下午4点,就开始占位了;到了黄昏已是人潮涌动,开演时离舞台再远,一样可以看到跳舞,因为所有人都席地而坐……

看舞蹈变成了一座桥梁。尤其在今天,人们都不大在一起做文化的事情,大家只是蜷缩在各自的电视、网络前,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很大。 “云门”的这种演出方式,不经意间,变成除了过年、妈祖生日等大型节事活动之外,观众间很重要的一种期待。他们期待在云门舞集的舞蹈面前,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起看演出。如果是在湖边,有时候安静得可以听到水声和风声。

问:一个舞团承担这样的大型演出是否太过负累?

林:它其实成了整个社会都参与投入的一件事情。比如,每一场演出大概有200多名学生会报名来当志愿者,经过2天训练,参与布置会场与做很多练习。如果下雨,几分钟内,会有几万件雨衣分发到每个观众手里。有时候我们说:“雨太大了,大家不要坚持了,改天我们再演。 ”可是,大家就愿意坐在雨里看。我们就把舞台地板擦干,重新来过。在这里,人与人有了非常美好的交集,美的文化变成了户外公演主要的东西。很多年轻人第一回在云门做志愿者,后来他们就变成了志愿者队伍的组长,只要有演出,他们甚至从金门赶过来参与。

这已经成了大家共同经营起来的广场文化。最让我感动的是散场之后,整个场地几万人散后,没有一片纸屑留下。我们曾收到观众邮件说:“我觉得好骄傲,我们都没有丢纸屑! ”这已经不是舞蹈层面上的收获,而是社会、大众都展现出了最好的一面。将近15年,200万人次的观众,就是靠着这样的经验与经历,积累起来了点点滴滴。

艺术是稍息,不是立正

问:在西湖边展开大陆户外的首场公演,带着一种怎样的情怀?

林:西湖,实在是太美了。尤其是《白蛇传》这样一个发生在西湖边的传说,在那里演出,有更多的意义。这跟在体育馆等地的演出又是另外一种意思。

问:这次的《白蛇传》与35年前的首演有什么不同?

林:其实变动不大。修与磨是有的,但是没有舍弃掉的,是对于剧情的快速交代。 1975年做这个戏的时候,就与传统故事有不一样的想法:青蛇是“有话要讲”的姿态,也就是她要与白蛇争许仙,是一个本身就可以有很多动作的角色。白蛇在舞台上的表现有点大家闺秀、成熟世故,她的舞蹈都是点到为止,比如她用扇子调情,收起来交给许仙,就表示了“托付终身”。但青蛇的舞蹈一定是泼辣极了的。

问:徐克当年执导《青蛇》,据说也是受到您的《白蛇传》的影响?

林:这个我不知道。他有看过我们的演出吧。

问:跟明华园比呢?

林:跟他们比,我们非常写意。创作最初就想,台上没有西湖,但我们能否有西湖的感觉、江南的气质?青蛇、白蛇演起来,受众信服不信服?不是穿绿衣服就能表现出西湖的。所以,这个舞蹈非常有趣。

问:这次在杭州也会践行台湾演出终场后的“花语”体验活动?

林:是的。 “花语”用的是巴赫的音乐,舞台上会有很多的花瓣,基本上取的是 《红楼梦》里“花谢花飞飞满天”的意境。从社会报名参与的很多舞者可以在花瓣里尽情地跳。在台湾演出的时候,地下、空中都是花瓣,包括老先生、小孩童都能上,跳他们自己的舞蹈。我觉得,艺术不是立正,它是稍息的。

如今我们给杭州一个挑战,看看这场花瓣雨在这座文化的名都里会是怎样一个文化图景。文化不仅是古迹,文化就在人的日常举止中,文明就在广场上人与人相遇的行为中体现着。

你浮躁,观众也跟着浮躁

问:云门在大火中尽毁的道具是否都补齐了?

林:一提2008年那场大火,我就睡不着觉。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毁了,而是最有年代的一些戏的道具,像《白蛇传》《风影》《水月》等,都烧光了。最绝的是,一片火场过后,竟然只留下“花雨”里的那一片片花瓣,在那里鲜亮着……因为只有它是做过防火处理的。今年3月,云门“复活”了《白蛇传》,找藤都很难,别说找杨凤英(已经故世)这样的人了。我们是先找藤,然后找到了师傅,不单是制作出当年的架子就行,不管是蛇窝还是法海的藤杖,都得有神气和灵魂啊。对于过去的那些保留剧目,我们是靠复排一出,复活一出的道具。现在云门的所有衣服布景都是防火的。

问:如今看《白蛇传》或以前的剧目,有什么感觉?

林:年纪大了,慢了。排《白蛇传》那年我28岁,性子急,京剧舞台上要演三个晚上的故事,我24分钟就搞定。但是现在,24分钟可以演成40分钟,铺陈得慢一点。人生最有意思的事情,莫过于每个阶段都不一样。

不过,现在演出时依然还会是快的。 《白蛇传》那个快法,有芭蕾的效果。观众看起来,也就是事情发展得很快吧。但不管快慢,朦胧江南的风格不变,结局不变,许仙的那把伞,依然没有纸糊,只有伞柄……

中国历史 世界历史 野史秘闻 人物春秋 历史百科 历史真相

齐国是侯爵,但为什么公子小白不叫齐桓侯呢?

众所周知,公侯伯子男是中国古达的五等爵位,而在提到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的时候,有些人就要问了,齐国是侯爵为什么齐桓公称公,而不是齐桓候呢?首先,谥号里面的“公”,是一种尊称,而非爵位 详情>>

二战征文 <<士兵的父亲>>前苏联电影

父亲接到了儿子的来信,在信中,老人的儿子讲,自已在战斗中负伤了,正在哈尔科夫的医院中治伤。于是电影就这样开始了!老人做火车又做汽车,最后在一个湖边做上马车直往儿子所在的医院。在湖边一队苏联的红海军陆 详情>>

西游真相:红孩儿并非是个孩子

 在86版《西游记》里,孙悟空被一个穿着红肚兜的小孩儿给折磨个够呛。红孩儿,算是《西游记》里的狠角色,孙悟空拿他啥招都没有。最后还是观音用金箍儿给把他给收拾了,这个金箍儿与孙悟空的紧箍儿法力相当,可见红 详情>>

明穆宗朱载垕孝懿李皇后简介 孝懿李皇后墓在哪

孝懿庄皇后李氏,其名于史书无记载,(?-1558年),明穆宗朱载垕嫡妻。昌平人,父德平伯李铭。嘉靖三十二年二月(1553年),嫁给朱载垕,封为裕王妃。生长子朱翊釴(5岁夭折)和长女(名不详,夭折)。嘉靖三十七年(1558年) 详情>>

你考驾照了吗?你知道驾照的历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吗?

现在很多人都在考驾照,但有关于驾考和驾照的发展历史,知道的人却不多。今天就跟大家说说关于驾照方面的历史。驾照起源于法国,得益工业革命的发展,机动车也随之增多,法国在1893年对车辆进行管理,把牌照,驾考, 详情>>

有钱来约,没钱自摸,公交车上耍流氓娶不着媳妇

风月君自从在头条开号以来,承蒙头条老师的厚爱和肯定,以及广大读者的欣赏与支持,不到一个月拿到原创,心里很高兴,毕竟自己的努力付出得到了认可。心里觉得美哒哒。但是,与此同时一些不让人 详情>>